Smtter Bur

存下自家oc

傅十一  (亲妈二君

  字景行,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

  19,家中排行第七,是最小的一个。父亲经商,因厌恶商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不愿继承父业。19岁那年来到了京城,遇到了风雅颂。

  看似斯斯文文,温温柔柔。其实和他熟起来了就没有下限。(很能坑人)

  喜欢吃甜的,不爱吃苦的.不知道为什么很招小孩子的喜欢。长相偏温柔美。

  随身都会带着一个黑色金丝钱袋,里面有17枚铜钱和一些碎银子.铜钱是用来算账的。(具体怎么算问他妈去)

  能忍,撩起人来简直不要太要命…


风雅颂

  字子知  17 

  看似吊儿郎当,漫不经心。嘴贱还欠揍。其实心系一方故土和城中百姓,医术很高,字很好看,但是画画丑的跟鬼似的。所以画符意外的很灵。

  不喝酒,一喝就醉。过着养生生活。

  风家大少爷,风家是医学世家。有一个弟弟(风鸣祖17)一个妹妹(风芷遥5)父亲经商失败后一蹶不振,在外面躲着也不回来。拿根破旗子摆摊算命,故弄玄虚,导致一些本可医治的病因为拖延而更加严重。爷爷很生气,并把他开除风家祖籍。

  14岁那年偷偷离家去学阴阳术,三年后回来一切都变了,在他走后的那三年,京城瘟疫加大旱。他奶奶死了,父亲经商失败半疯,三年靠鸣祖和他叔叔(风景弘)对上对下里应外合才撑下来没有倒。不过同时也违背了风家祖训,(谓上必服,医术必高,心术必正,穷人看病一律不收费等等)。回来后他妈抱着她默默的流了很久的泪,风雅颂就再也不想走了。

  但当时情况是这样,如果家里人不这样做的话,风家是一定会垮掉的。

  学成归来那阴阳术倒是对看病还起了点作用。谁有点问题一看就出。

  其实家里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,反正他没有也看不出。

  扇子是祖传的,正面帅,反面最帅。听说字是颜真卿提的。

  他对母亲很孝顺,但对父亲不怎么好,主要是看不惯他父亲的作风。

  后期补


昨天那什么喵喵节没赶上…
快开学了能画多少是多少,不会画彩色的......只能瞎涂了。
我会继续努力的

空间看到的一个梗,赶时间乱画的,非常潦草!非常潦草!
雷狮:哼。
安迷修:……下次不舒服直接告诉我……我会轻点的…
雷狮:??!还会有下次??!

哈哈,很久之前的作品了。屯一下,估计也没什么人看。

【宿劫】安雷

  锵锵锵!【高亮】【高亮】
雪姐码了半个多月的原创安雷同人文《宿劫》终于完结了。文手手机内存不足,无法直接发了。现由她的好姬友残猫代发一下。[文手QQ3034133546]
表示这种相爱相杀又互不服输的设定真的很棒!!
又有粮吃了开不开心??!(众:开心!)
文笔超美!!(一个月没上学了词汇量还这么丰富你是不是背着我看书啦??说好了一起干理科的呢!)
为她打call!!!
QQ上还配一张文手本人指绘了一天的图。(简直亮瞎我的眼_(:з」∠)_)
好了,逼逼了这么久,下面发正文 (*°▽°)ノ


刚出道这算是处女作吧
希望没有OOC

宿劫.安雷
         传说,有那么一种莲,它盛开在星空之下的大海上。
         它的花瓣薄似绢纱,透明的,泛着淡淡莹白色的光虽说是莹白,却又透着点浅浅的蓝色,柔和却又迷离,朦胧却又真实,比月色更动人,比荧火更绚烂。
         这种莲不会轻易盛开,它盛开之际,一定是有人来到海边,站在沙滩上,目送着心中挚爱之人渐渐远去,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大海的尽头。两人心意相通、离愁似海、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,海上才会开出朵朵透明的莲花,随风摇曳,名曰:“宿劫”。即是宿缘,又是劫难。正如互相爱慕的两人,心中所求截然不同,甚至逆着对方的信仰。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那两人又如何相依相伴?最终还是朝着自己的信仰背驰而行,他日相见,必定是刀光剑影,打个痛快之后,找个小酒馆喝酒叙旧,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,然后继续分道扬镳。毕竟他们是对方一生的宿敌。
      “安迷修,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还是这么弱?”黑发紫眸的少年一脸不羁,如刀削般立体的轮廓在夕阳的照耀下,仿佛镀上一层金辉。 “哼,要是在下伤着你了,岂不是有违骑士道?安迷修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刚才是在下故意放水的。”  “哦,是吗?要知道我可是恶党,身为骑士的你不应该讨伐我吗?”“可是你现在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在下还不能讨伐你,在吓得按照骑士精神将你……”“行啦,真啰嗦。雷狮懒洋洋地收起雷神之锤,不打了,找个地方喝酒吧。”安迷修也收起了凝晶流焱(真TM中二的名字),温和的笑道:“其实这片海域附近的小酒馆就不错。”雷狮望着那双比大海还要深邃温柔的眼眸,竟有片刻失神,这么多年了,安迷修的眼睛还一如初见般好看,狂傲如雷狮,也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沦陷。 “怎么了,雷狮?”安迷修温润动听的嗓音再度响起。“没……没什么,走吧,喝酒去。”雷狮意识到自己的片失神,心情又莫名的烦躁起来,“真该死!”他孩子气的嘀咕了一声,还顺带踢了踢脚边的石块。这一切安米修都看在眼里,笑而不语。
       酒馆内,柔和的橘黄色的灯光蔓延开来,抚慰着每一个孤独又喧嚣的灵魂。结束了1天的工作,人们便都会来到这里,点几碟小菜,来瓶小酒,或一人独酌,或呼朋引伴的人对酌。
       “哥饮的不是酒,是寂寞,属于强者的寂寞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选自《著名海盗船长语录雷神之子篇》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当然是相隔几万年之久的我,无意中从书上看到的。
         酒过三巡,饭过五味。i米修和雷狮便离开了小酒馆。一向酒量特别好的雷狮今天似乎兴致特别高,竟然喝得有些微醉。一项不胜酒力的安米修跟往常一样,看着雷狮胡吃海喝,自己就尝了几口面前的小菜。嗯……我们的骑士大人似乎是个有偶像包袱的人。
       安迷修挽着雷狮,走在月光浸染的海边, 空气中传来咸咸的海洋的气息,海风肆意地撩拨着两人的头发、衣领、面颊。雷狮挣脱安迷修的手,似乎被风迷了眼睛,半眯着眼对安迷修说:“希望下次遇见你,还能像现在一样陪我战个痛快。“恩,走好。”安迷修站在风中,脸上一如既往的挂着温和的微笑,风把他额前的刘海吹得有些凌乱,时不时会遮住他的眼睛,再加上长长的睫毛在微风中轻颤,显得他的双眸扑朔迷离,恍若天上的星辰。雷狮不敢直视安迷修的眼睛,尽管在安迷修的眼里沦陷过一次又一次,但雷狮知道,永远都会有……下一次。
       雷狮不由得加快了步伐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一直站在原地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雷狮的海盗船不见了踪影。
       夜似乎更凉了,风也比刚才来得更喧嚣。安迷修漂亮的双眸里仿佛盛满了清泉。蓦地,清泉溢出了眼眶,一滴清澈圆润如晨露般的泪珠从安迷修脸上滚滚而下,落入无尽沙海。
      “他的眼中有星辰大海,是骑士触而不及的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选自《海盗与骑士的传说》
      “他是微风轻扫过的晨露,是王一生追寻的归途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选自《传奇人物之于皇室纠缠不清的平民》
        霎时,风像受到了什么刺激般的疯狂嘶吼,卷起漫天黄沙,安迷修不得不用袖子挡着眼睛,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。等风再次平静下来时,安迷修放下的袖子,只见水平如镜的海面上怒放着朵朵近乎透明的莲花,毫无征兆的就这么从海面上凭空生长出来,泛着莹白又带点浅蓝色的光晕,空灵又柔和。安迷修不知道这是什么品种的莲花,只觉得的眼前的景色特别美。不消一会儿,整片海面,凡是安迷修目光所能及之处,皆是这种奇异的莲花,,随风摇曳,暗香浮动。然而更令他惊奇的是,海面上的星星的倒影如同真的一般,闪闪烁烁的星光与不知名的奇异莲花相映成趣,更是美不胜收。
     “我从未见过如此奇妙的景象,只是我多希望你也能在我身旁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选自《骑士日记残片》
       

  故事到这里就完结了。这只是安迷修和雷狮一生中的一个小小的片段,他们就这样打打杀杀,完了又喝喝小酒叙叙旧,就这样过了一生。因为他们都是倔强的人,谁也不肯给谁让步,却又谁都没那么潇洒,到底不愿相忘于江湖,他们就是要这样互相羁绊,哪怕头破血流也要拥抱在一起,最后两个人都满身是伤的离开,就这样……不断的重复。唉,真是两个任性的人。
       只是安迷修和雷狮都没听过的那个传说还有后续:“宿劫怒放,群星坠落,此情至此,覆水难收。”
      那天安迷修看到的海面上的星辰根本不是倒影,而是猩猩真的坠落到大海里,哪怕坠落之后就再也无发回复到原来的轨迹。就像雷狮会一次又一次的沦陷在安迷修的眼里,哪怕生死不顾,哪怕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是皇子海盗,一个是平民骑士,一个狂傲不羁,一个温润如玉,一个站在邪恶的风口浪尖,一个肩负着正义的重担,本该是两个世界的两个人,就是那么无端的要纠缠不清,是世事无常,还是造化弄人?或许这就是所谓的“宿劫”,既是宿缘,又是劫难。
      但毕竟过去了几万年之久,这些事又有谁会较真?但是安迷修、雷狮,请放心,你们的故事,我会好好保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作者自序
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映雪



残:都叫你把什么选自什么书的删掉啦!简直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눈_눈
雪:不嘛!我就要这样写!(╯‵□′)╯
残:……算了随你吧……﹋o﹋
雪:少废话快发,我凭本事写的处女作凭什么改(傲娇脸)╮( ̄▽ ̄")╭

另:转载要授权哦~(不过我估计也没什么人转)
再次打call!!